严金秋—酿 酒 师 的 庄 园 梦

2017-09-04

      

 

从天津到山东,从王朝到圣母山下,历经三十多个春秋,几经波折,留下来的总是最美的诠释。

    一、梦起王朝,与酒结缘

严金秋与葡萄酒结缘是在1983年,当时正值王朝创立之初(1980),急需用人之际。赶着这股新浪潮,严金秋从啤酒行业毅然转入葡萄酒行业。初入王朝的他对葡萄酒酿造并不了解,只能给技术人员做助手。严金秋勤学苦研,白天工作,晚上学习,抽时间跑遍天津各大书店,买来葡萄酒酿制工艺方面的各种书籍、资料研究学习。本着“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的做事准则,他的酿酒技艺日渐增长。

1986年严金秋被分到天宫车间,蒙受酿酒大师郭松泉指导点拔,三年多的学徒生活,练就了他过硬的技术,为以后的事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到1990年,严金秋已成为当时王朝公司屈指可数的技术骨干,后又被派到王朝分公司负责技术工作。

在王朝十余年的磨练,严金秋已实现了从一个门外汉到专业技术人员的华丽转变,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酿酒师。

    二、踌躇满志,下海经商

1994年从王朝公司辞职后,严金秋先后在山东龙口、河北昌黎以及天津的中外合资企业做总经理,历经七年,他从一个纯技术人员成长为一个掌握管理经验的复合型人才。有了一身过硬的本领,2001年,他开始走上自主创业之路。“当时我就想,凭我的技术和经验酿出来的酒肯定能卖出去,我对自己的技术非常有信心。退一步讲,即使第一年卖不出去,再放上一年按成本价也一定能卖出去!”踌躇满志的严金秋在天津蓟县租了厂房,利用其他企业的厂房和设备酿造原酒,第一年酿了赤霞珠、贵人香和霞多丽3个品种,共187吨,全部被国内一家酒厂买断,而且第二年就与其签订了500万元的合同。

然而,2003年突如其来的非典给刚刚兴起的中国葡萄酒市场当头一棒,大量葡萄酒滞销,酒厂自酿的原酒都消化不完,根本不可能再买严金秋的酒。意识到做原酒处于被动局面的他,毅然注册了“卓雅轩”这个商标,取“卓尔不凡、雅致醇和”之意。当严金秋带着“卓雅轩”这个行业中的陌生面孔参战当年的糖酒会时,他所遭受的冷遇是可以想象的。展会第二天,他立刻改变策略,让员工洗掉酒样上的商标,拎着瓶子一家一家去跟酒厂谈原酒合作,最终硬生生啃下二十几个客户,光东北就有十几家。当时昌黎的原酒价格低的2800元一吨,最高也就3200元一吨,而严金秋的酒卖到每吨5800元!有同行问他,凭什么我们卖的是水价,你卖出了香油价?严金秋笑笑,回答,“你先尝尝我的酒,你觉得合适就买,不合适可以不买。”这一年,他做出的500吨干白和500吨干红全都被销售一空。

    三、落户平阴,圆庄园梦

2008年是丰收的一年也是充满挑战的一年,是一个转折点,这一年严金秋成立济南卓雅轩葡萄酒庄有限公司,并落户平阴。

经过多番考察他选择了平阴,他被这里的文化所吸引(宗教、玫瑰之乡),深深喜欢上了这片土地。这里群山环绕,离胡庄教堂就几里地,宗教文化氛围浓郁,整个庄园就笼罩在这圣母山的怀抱之中,像刚出生的婴儿,呵护在这群山的怀抱中,汲天地之精华,孕世外之葡园,酿绝世之美酒。

严金秋对即将建设的庄园充满激情、满怀信心。当他踏入庄园的那一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杂草都把整个庄园淹没了,高的能达两米多,旁人都怕这庄园落魄的景象吓跑了这位投资者,可严金秋确莞尔一笑,坚定信心,梦想就这样启程了。当时前一任庄主已经在这里种了5年赤霞珠,购置了一些设备。但由于管理不善,赤霞珠的长势并不如人意,设备也不好用。他接管后,首先对整个庄园的外貌进行了改造,雇铲车,光除草就用了十多天的时间,但这重生的杂草根本没地安置,严金秋心一狠,又雇了挖车,前后作业一个多月,将整个庄园的土翻新了一遍,将杂草混入土里埋在地下,这样既疏松了土层,又增加了土壤肥力,为下一步酿酒葡萄的栽培奠定基础。

首先在园区内统一种植了贵人香,之后的几年里,又对酒庄不断投资、扩建,在酒庄的周边开发了150亩优质葡萄培育基地,在原有品种的基础上又种植了贵人香、蛇龙珠、雷司令、品丽珠等十几种优质葡萄品种。并与省葡萄研究院合作建成了小型葡萄资源圃,成为了研究院的实验基地,增加了科技含量。在酒庄生产设施上,更新并引进了国内最先进的酿造和灌装设备,使企业实现了优质、高效、规模化生产。目前的卓雅轩酒庄酒窖落成,于今年6月份可正式投入使用。庄园整体规划采用中西合璧的田园风格,既有西方酒堡的风情,又有东方文化的底蕴,是集葡萄种植、酿造、葡萄酒文化旅游于一体的个性化、花园式酒庄。

严金秋虽有梦想,却从不好高骛远,总是一步一个脚印,踏实肯干,热情专注,为人刚正耿直,这种性格一直受到人们的称赞,也正是这种性格使他在行业圈里赢得了良好的口碑,结交了很多朋友,为他这一路走来及经后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四、思维奇妙,推陈出新

变则通,通则久。没有专业的背景,严金秋凭借自己的执着与追求,不断专研,每年都会推出一、两新酒款,黛菲冰玫瑰就是他的得意之作。记得那年春天他应邀去赏花,这一去,就激起了玫瑰花与葡萄酒的完美结合。

今年他又推出了杏酒和海棠酒。自己园子里杏子熟透了,卖也卖不掉,吃也吃不了,这在酿酒大师严金秋的眼里可又撞出了新的火花,酿酒师的思维总是那么奇妙,一款晶莹剔透的杏酒在他的精心酿制下应运而生。

每年4月中旬,到平阴圣母山海棠园赏花已经成为平阴旅游的一张特色名片。“海棠花花期很短,每年赏完花后,树上挂的果就一直没有利用起来,实在是太浪费了。”严金秋说,虽然海棠果的出酒率不如葡萄高,但它的酿酒程序和葡萄酒的酿造程序却很类似,酿出的果酒具有海棠果独特的果香和清雅的酒香,桃红的颜色更是惹人喜爱,别有一番风味。

虽然今年是第一次用海棠果来酿酒,目前还仅仅处在试验阶段,但据严金秋预测,今年成熟的海棠果能够酿酒3吨左右,等所有海棠果都采摘入窖后,到今年底或明年初市民就能品尝到美味的海棠果酒。届时,海棠酒将会和每年春天固定举办的海棠节一起推向市场,游客可以在园子里赏海棠花、品海棠酒。

    五、关注行业,心系发展

严金秋认为,酿造一款优质葡萄酒关键在于原料(产地、品种)、辅料、设备、工艺、酿酒师,任何一个环节都至关重要,缺一不可。严金秋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原料不足工艺来补”。他认为一个好的酿酒师,不仅能利用好原料酿出好酒,还要懂得变通,游刃有余,在原料品质欠佳的情况下,调整工艺,扬长避短,酿出一款好酒。这才是酿酒师的真本事。如果只是照本宣科,照单下料,那只能称为酿酒匠,不配称为酿酒师。

在谈及国内葡萄酒企业生产现状时,严金秋说道:“企业把太多的精力用在设备等硬件上,没有把精力用在怎样种好葡萄,怎样做好酒上,更多的是去想方设法迎合QS要求,而QS认证对硬件要求过多,导致资源闲置浪费,利用率不高。严总提出在葡萄酒生产中,为何不能效仿农业收割机,东村收了收西村,南方收了收北方,从而提高设备的利用率”。葡萄酒产业应建立酒庄集群,统一发酵站点,节约巨额设备成本投入,避免资源闲置浪费(缺点:酿造环节过于单一,差异性不显著,可能出现同质化现象)。

在忧心行业人才缺乏,行业标准有待完善之余。严金秋觉得自己作为一个技术型的老总,最大的优势就是做什么酒,怎样做,能够自己说了算,避免了很多企业存在的矛盾:懂酒的没有决策权,不懂酒的瞎指挥,过分看重眼前经济利益而忽略了这项事业的长远发展。

在谈到卓雅轩酒庄发展的同时,严金秋道出一个埋藏在心里很久的愿望:“希望机遇成熟的时候,卸下担子去世界各地走走,尤其是去欧美国家的葡萄酒生产地考察、学习,不断充实一下自己,进一步为自己的卓雅轩做精做强积累经验。

“有志者,事竟成”,人生要自己去拼搏、去奋斗,在风雨中百折不挠勇往直前,在人生的每个驿站上留下一段段不悔的回忆。流泪不是失落,徘徊不是迷惑,成功只属于那些战胜失败、坚持不懈、执着追求梦想而又异常自信的人。

人生舞台,几经周折,几度春秋,几度风雨,严金秋正是凭借着一种不服输的精神,坚定着一个庄园的目标、执守着一个酿酒师的信念,一步一个脚印,不畏艰难、不怕曲折、不断地推陈出新,不断地改写着济南山区葡萄酒庄园的历史,也让我们看到了鲁中山区这颗璀璨的庄园新星的崛起,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济南卓亚轩酒庄在严总的领导指挥下将会续写更加宏伟绚丽的发展新篇章!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